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袁哲】探班-短篇完结

echo想吃冰:

探班


纪念我苦中作乐生不如死的期末。


*AU设定


*为了剧情需要,有部分bug


  


-01


       吴哲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


       临近期末,他们组的毕业作品还没定稿,连着几天都在开小组讨论会。吴哲熬了几个大夜把本子改出来,发在讨论组里,澡都没洗就睡了。


       迷迷糊糊梦见袁朗那张阴魂不散的脸,要笑不笑地看着他,“吴哲,扣五分,你可没剩多少了,等着期末挂科吧。”


       吴哲被吓得短暂地醒了一下,翻个身又接着睡过去。


       这一觉睡到下午才醒,刚好手机在枕头下振动个不停。吴哲摸出来一看,是讨论组的消息,几个人七嘴八舌说了半天,最终定稿,就用吴哲第五次改出来的那一版,吴哲发了个表情,退出聊天窗口。


       一通未接来电,一条未读信息。


       电话是袁朗打的,短信是袁朗发的,就俩字:回电。


       吴哲删了短信,心想小生我就不回,你能奈我何。


       袁朗确实不能把他怎样。他这几天在外地开会,也忙得焦头烂额。消息刚发出去还惦记着,不时看看手机,一忙起来就忘了这茬,随吴哲去了。


       他人不在学校,传说却一直都在。


       袁朗算是第六代导演的领军人物,毕业没几年,从拍的第一部小成本影片开始,执导了几部口碑票房俱佳的片子,国内有分量的奖也拿了不少。正值风头之上,却急流勇退说要息影,美名其曰“透透气,以免透支艺术生命”。


       结果就跑来吴哲学校教书。


       他们学校是艺术名门,但是像袁朗这种级别却年纪轻轻就跑来回报母校的确实不多,学校跟佛一样供着,有求必应,就指望着他能为了学校化作蜡炬燃烧自己。


       然后袁朗只待了三年就溜了。


       学校一票领导气得牙痒痒,明面上还得表扬他,回回说到优秀校友都得把他拉出来遛遛——袁朗一复出就拿了几个国际A类电影节的大奖,风头更胜以往,都代表文艺工作者去大会堂开会了。


       吴哲入学时正赶上了袁朗在学校的最后一年。


       他选了袁朗的一个试验课程,全校各专业统共只招十二人,他是其中一个。除了这个选修课程,袁朗只带专业课,于是吴哲这届也就他一人有幸被袁朗摧残。刚入选的时候他还挺开心,觉得自己可能是条锦鲤,结果没上几节课就被袁朗怼到崩溃,严重怀疑起这个盛名在外的导演人品有问题。一般选修课都只上一学期,袁朗这课上了整一学年。而且他嘴炮技能点满,对别人还只是一般模式,对吴哲完全是hard模式,升级成加特林机枪,格外喜欢盯着他挑刺,句句扎心。吴哲那会儿被折腾的不行,天天就想着袁朗能因为点什么事被学校开掉,比如滥用公款之类,虽然不太现实。他就在跟袁朗的斗智斗勇中度过了充实的一年,好不容易盼到袁朗要从学校滚蛋了,吴哲假模假样抹了抹眼泪,觉得自己应该挺开心,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怅然若失。


 


-02


       他还没来得及想通到底失了什么,袁朗就打电话来了。


       “吴哲,我这有个片子在筹备期,你要不要来?”


       “不去。”吴哲想都不想。


       “吴哲,”袁朗似乎在电话那头笑了,“你都不听听是什么片子?”


       “那你说。”吴哲心想,等你说完再拒绝你。


       袁朗这下真笑了,手机贴在耳朵上挺烫,感觉就像袁朗贴着他在笑,震得他有点发麻。


       “袁老师您赶紧,我快上课了。”吴哲有点气。


       于是袁朗在那头把故事梗概讲了一遍。


       “......”吴哲有点纠结,他挺喜欢这个故事的,但又觉得做人要有骨气,自己好不容易逃脱魔爪,怎么都没道理再自投罗网。


       “你别急,好好想想,这次编剧是铁路。”


       “不想了。我去我去,谢谢袁老师。”吴哲不要骨气了,在自己最喜欢的编剧面前,骨气算什么。


       “跟老师请个假,下午三点我在学校门口接你,我们出个差。”袁朗说完就挂了电话。


       吴哲直接被拉到机场,坐上飞机了才觉得不太对劲。


       “什么时候买的机票?”


       “昨天啊。怎么了?”袁朗明知故问。


       吴哲气。


       “那编剧真是铁大?”


       袁朗眼含笑意看着他,“当然不是,我哪里请得到动他。”


       吴哲不想说话,觉得自己可能是个萨比。


       “上了贼船就别想下去了,安安心心给我干活吧。”袁朗美滋滋地说,还捏了捏吴哲的后颈肉。


       烂人。吴哲疼得龇牙咧嘴,就是不吭声。


       整个大二跟大三上学期就这样出卖给了袁朗,好在片子出来很是不错,吴哲也算没白瘦那五斤。期间一次袁朗良心发现,还叫了吴哲一起吃饭,去了才发现铁路也在席间,算是满足了他的迷弟心思。


 


-03


       吴哲前两年跟着袁朗瞎忙,什么校会社团全退掉了,这刚安安心心享受纯粹的校园生活还没几个月,就已经成了老学长,要开始拍自己的毕业作品了。


       吴哲到图书馆咖啡厅的时候,小组里其他人还没来。他就趁着这会儿时间,又把本子看了遍,总觉得哪里还能再改改,袁朗之前说他这样下去早晚有天得过劳死。吴哲觉得那挺好,死得其所,无憾矣。


       小组里几个女生一起过来了,没几分钟人都到齐,也没什么废话,直接切入正题开始讨论。时间到了晚上,几个人去上洗手间,连着几个小时没停,大家都有点累,吴哲索性说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吴哲这次身兼两职,又是导演又是编剧,压力很大,这天基本定了大概,只等做好案头工作选个良辰吉日就可以开机,终于稍微松了口气。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吴哲出去接了,没一会儿提着两大袋外卖进来了。


       “你们谁点的?”


       大家面面相觑。


       “得,”吴哲大概知道是谁了,“先吃吧。”


       大家也不客气,一拥而上。


       吴哲坐回沙发上发信息。


       “外卖拿到了,谢谢袁老师。”


       隔一会袁朗回复,“什么玩意儿?不是我。”


       吴哲问,那是谁?


       “你高城师叔。”


       没多久袁朗接到电话,高城打来的,开口就骂他。


       “搞什么,袁朗你是不是闲的,老子自己饭都没吃还给锄头点外卖?你说你,你好意思天天跟我这儿问东问西打听他在干嘛,不好意思跟他讲是你订的外卖?是不是有病啊?”


       袁朗啧了一声。


       “还老子点的,那你怎么知道的?”高城骂起人来都不结巴了。


       “哦,我傻了。”袁朗干巴巴地说,把电话给挂了。


       袁朗站在登机口前给吴哲打电话,又没人接,气得他关机了。


 


-04


       隔了几天回到B市,吴哲他们组已经开机了。


       吴哲其实不是学导演的,他是制片班的学生。这次小组主要成员也是班里临时分配的,大家凑一起做个作业,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大学四年一直在跟组,有的大学四年一直在追剧。除了吴哲,这几人合起来编了个制片组,其他诸如摄像录音都是吴哲从别的系拉来的哥们儿。


       这天转完场已经凌晨了,按照拍摄计划,还剩一场戏没拍。人都到了,就等着器材车过来。生活制片跑去全家买了饭团泡面过来,一溜人在马路边坐了一排,一人灌了两罐咖啡,狼吞虎咽的吃饭团。摄像叫乃允文,绰号奶奶,头天晚上跟吴哲熬了个通宵,这会儿直接倒在马路上靠着背包睡着了。吴哲也累得够呛,但精神还好,坐在地上玩手机。


       从他们开工,袁朗就不打电话了,怕打扰他,有什么事都是发短信。


       吴哲把这两天的未读短信看了看,一条条回复。


       袁朗发了一条,让他查收邮件。


       吴哲登了邮箱,是一个获奖通知。是他之前跟着袁朗拍的一个短片,前后忙了小半年,后来影片送去参展,他才知道制片人那里打的是自己的名字。


       “看到啦,谢谢袁老师提携。”吴哲跟他发消息时向来很有礼貌,应该说,吴哲一直挺有礼貌,只是有时候袁朗欺人太甚才让他忍不住。


       袁朗秒回短信。


       “还没睡呢?”


       “没呢,差一场戏收工。”


       “在哪儿呢?”


       “学校旁边,等器材呢。”


       俩人一人一句聊了起来。


       那边几人架好了机器,过来喊他,又有人跑去喊摄像,结果奶奶跟睡死过去一样根本叫不醒。


       “得了,让他休息吧,就这一场,我来拍。”吴哲有点不忍心,今天拍了几组运动镜头,他们也没滑轨,全靠奶奶肩扛,确实挺辛苦。


       跟袁朗打个招呼,站起身去调试机器了。


       这场戏挺顺利,凌晨两点半收工,接下来就转去旁边订好的出租屋,休整一下等日出直接拍内景戏。


       奶奶还没睡醒,被俩人半拖半拉着扶进电梯了。


       制片烧了点水给大家泡面,没工作的都先去睡了,场记还在照着分镜核对场记表,吴哲打开电脑,把素材导进去,然后一条条播放。电话这时候打了进来,吴哲看了一眼接起来,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脸色变了变,然后走出房间到楼道里去了。


       袁朗跟着吴哲进来的时候,一屋子的人都惊呆了。戏里演女主的小学妹刚卸完妆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袁朗,尖叫一声又捂着脸跑进房间。灯光师刚塞了一叉子泡面进嘴里也忘记嚼,就那么盯着袁朗。一片寂静中,只有奶奶的鼾声依旧。


       “我来探个班。”袁朗跟大家打招呼,举了举手里的KFC袋子,“顺路带了点夜宵。”


       “您先坐,”吴哲随意指了指,“我还有点事。大家该干嘛干嘛吧,抓紧时间休息。明早五点我叫你们起床。”


       袁朗也不客气,把袋子往餐桌上一放,在吴哲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了。其他人也不盯着袁朗了,陆陆续续都去休息。


       吴哲把素材都过完,伸了个懒腰,一看时间已经四点多了。起身准备洗把脸,就看见旁边袁朗在看自己的分镜。


       “本子你写的啊?”袁朗指了指一边的剧本。


       “嗯。”


       “啧,也就你会写这种东西。”


       “怎么?”


       “没什么。”袁朗笑,看见吴哲皱了皱眉,“我就写不来这些,我喜欢。夸你呢。”


       吴哲哼了一声,洗脸去了。袁朗看了他一会儿,继续看分镜去了。


       “您大晚上还戴墨镜?”


       “怕撞鬼。”袁朗一本正经。


       “您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


       吴哲懒得理他,给他拿了瓶矿泉水,去喊制片起床买早饭了。


       昨天先睡的人还不知道袁朗在,于是一清早,他又接受了一遍目光洗礼。因为袁朗在,大家都比较安分,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子边啃包子,几个女生......还有几个男生时不时偷偷看他几眼。


       奶奶是最后起来的,眼睛都快睁不开。吴哲跟他说话,他清了半天嗓子才发出声音,还是哑的。


       “你这不对吧。”吴哲说着上去摸了摸他的额头,一片滚烫。“发烧了。”


       “没事。”奶奶哑着嗓子说。


       “不成,这得去医院,回头烧傻了。”


       奶奶还想坚持,被制片拉着去医院了。


       这下有点麻烦,今天的戏份比较重,吴哲得盯着监视器,临时再找摄影恐怕也来不及。


       “我来吧。”袁朗说,“今天没什么事。”


       一屋子人都看着吴哲,吴哲看了看袁朗,有些犹豫。导演做到袁朗这个份上,都是杂家,什么技术都会一点,虽然没有拿奖的水平,但对付他们这种档次还是绰绰有余的。技术方面吴哲完全放心,他担心的是学生作业找来袁朗摄影,会不会太犯规。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方法,只能如此。


 


-05


       两人一起工作过很多次,但吴哲当导演还是头一回。袁朗一工作起来六亲不认,吴哲也是个倔脾气,完全不管袁朗既是业内前辈又是自己的老师,意见不合时一步不让,硬刚。周围人心惊胆战地看着两人斗嘴,也不知道劝谁,只能干看着。


       后来还是袁朗妥协了,“你是导演,我听你的。”


       吴哲说,“早该这样。”


       场记在旁边默默擦了把汗。


       这是最后一天,拍完就杀青了。吴哲往电脑里导了素材,就看见袁朗靠在旁边椅子上。


       “辛苦您了。”


       袁朗像是惊了一下,摇了摇头才说,“小事。”


       “您在睡觉啊?”


       “眯了一会儿。”


       “您睡觉还戴着墨镜?”


       袁朗笑了笑,“都拍完了?”


       吴哲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上前一把摘下袁朗的墨镜。


       袁朗猝不及防,虚眯着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眼睛下乌泱泱的一片。


       吴哲不知道说什么了,袁朗冲他笑笑,又把墨镜拿回来戴上。


       “您这是多久没休息了?”


       “没多久。”


       “三天?”


       “差不多吧。”


       “......”


       “感动吗?”


       吴哲点点头。袁朗凑过来,“那亲一个。”


       “?”


       “来。”


       “现在是什么时候?”


       袁朗看了看表,“晚上七点十二?”


       “那您为什么要在晚上做白日梦!”吴哲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走了。


       袁朗站在原地,笑着摇了摇头。


 


-06


       片子交去做后期的时候,后期打电话给吴哲。


       “哥,问你一事儿啊。”电话那边有点为难。


       “怎么了?”


       “这个摄影名单那里,要不要把袁老师打上去啊?”


       吴哲知道他的意思,片子最后要拿到学校评比,打了袁朗的名字,得奖了怕别人说是沾光,不打吧又不太好。


       “打。咱们片子到底什么水平,看过了都知道。“吴哲语气挺平静,”别的事我们左右不了,自己该做的做好就行。平常心。”


       于是摄影那一列写着袁朗乃允文就交上去了。


       影展的时候袁朗也去了,稍微晚了点,参展的片子已经放了一半。他从后门悄无声息地摸进礼堂,就着大银幕的那点光,在吴哲旁边坐下。


       这也是他第一次看成片。


       “小吴导演,”片尾曲响起来的时候,袁朗凑过去跟他说话,音量不比耳语高多少,“我觉得那个镜头你坚持的对,效果挺好。”


       最后是颁奖,乃允文拿到了最佳摄影,颁奖的时候特意强调了奖项是给在校学生设置的。评委老师也不知道跟谁打听的,确定这个袁朗不是哪个同名同姓的人,就是那个让他们恨得牙痒痒的袁朗。
        最佳导演和影片放在末尾才颁,颁奖词出现的时候,吴哲就隐隐觉得可能是自己,最后果然如此。他上台去领最佳导演,灯光有点亮,离着音响太近,只听到一片轰鸣。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旁边的老师宣布了最佳影片,奶奶他们跳上台来跟他拥抱,有人开始欢呼,一边叫一边哭。


       吴哲被同伴拥着走到话筒前,看见台下袁朗对着他笑了笑,比了个大拇指,不知怎么,就觉得有些想哭。他最后吸了口气,把奖杯举高,又朝着袁朗鞠了个躬,也笑了起来。




                                              - 完 -

评论

热度(47)

  1. 共潮生。echo想吃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