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袁哲 | 我们会有一个家

我觉得不妥。:

袁哲365日挑战


10.8


「对于拥有一个自己的家有什么感想」



“报告。”


“进。”


吴哲带着汗味儿推开了袁朗办公室的门,毫不客气地把一沓用铁夹子夹好了的数据扔在桌子上,带着些年轻气盛的不满。


显然,这些数据代表了又一茬拼死拼活走过来的兵在老A的去留。严苛而近乎变态的训练手段,让这位二十出头的少校攒了一肚子合情不合理的怒火,只好到始作俑者这里发泄一通。袁朗连个眼神也没分给他,专注于手里的战略游戏,吴哲一定会出色扮演恶人,因为这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人;同样,他一定会为这些新人不忍又无奈,因为他是吴哲。


一般这等苦差都是菜刀当主力,奈何齐桓老家妹妹给他抱了个侄女,还没等发话,袁朗就痛快把这些年给他扣下的假一并还了,吴少校只好亲自上阵。袁朗很少在没人的时候浪费时间在游戏上,大部分时候,这只是他刺激南瓜的手段之一。看着烟灰缸里又多怼了几个烟头,吴哲明白这个家伙大概是挖空心思琢磨折腾南瓜的下一关怎么搞,这才在游戏里找找灵感。


不过似乎游戏还没给他作恶的灵感,齐桓先给了他一点别的念头。


“39号,你对成家有什么看法?”开口还是那个调子,嗓子半哑,怪欠的。


很久没听到这个数字,吴哲下意识一扬眉,就差拢腿绷直腰背了。“报告,只要不是和某个烂人成家,没什么想法。”


怼他,此情此景,再合适不过了。


吴哲痛快完了,又认真想了一下,列了一通电子设备,又提了家具风格,甚至地理位置,没了。


袁朗用支起的眉心无声询问他,人呢?


吴哲咽了口唾沫,用眼神回应了他,你啊。


每次这个时候,默契就像失效,那一定是袁朗安了信号屏蔽仪。吴哲被袁朗一挥手赶了出去,理由是:真打算给南瓜们放半天假啊,在我这消磨时间,给你添杯下午茶?


——吴哲总觉得这段关系里,袁朗是保持距离的那个,它看起来像狩猎手段,好吧更像是躲避。不过有时,他也觉得这样的猜测过于乐观,乐观在他相信袁朗对他确有感情。


到底谁也没有说破。



下午训练的时候,吴哲刚用极其恶劣的语气把南瓜们赶进泥水里,肩膀就被袁朗在身后拍了一下。他回头,险些被一胳膊肘放平了。


“反应还不如刚来。”袁朗觑着眼瞥他。


还不是过于信任。吴哲在心里这么说,到底没把这么欠踹的理由端出来。


袁朗夹着烟放到嘴边吸了一口,摆摆手示意他近了说话。吴哲半信半疑地凑过去,他觉得这老狐狸八成要出什么幺蛾子。


袁朗吐了一口烟,只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觉得你刚说漏了一样,你家窗台上还得有一排盆栽。”


吴哲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被他无端搅了一下子,他转头用力看了袁朗一眼,后者却提着从他手里抢来的喇叭,大踏步走到南瓜周围十分得心应手地招人恨去了。


呸,烂人。

评论

热度(43)

  1. 共潮生。苏衍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