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受伤

算是摸个甜饼安慰自己
希望都能做个好梦











D.
李晨录节目又受伤了。
老段知道这事儿时候,微博上李晨粉丝已经炸成一锅。剩下十几分钟不到的会议根本就坐不住,脑子里全是那句“晨哥受伤送医院了”。
好容易撑完这个会饭都顾不上吃,跟其他人打了招呼就开始联系李晨那边问情况。电话打一圈也没个人接,问半天只知道是被学士帽砸伤,而且可能得缝针。估摸着李晨那边应该在医院也手忙脚乱的,老段硬把担心都压下去开始给李晨发微信。
从文字到语音。
到最后他按住语音键长久沉默,看着麦克标志变成倒数,然后绿色59秒的长条发送出去,顶端的晨儿怎么等也没变成对方正在输入。
都说关心则乱。
本来老段是想着就算李晨没时间回,他自己自言自语一会儿也应该能稍微缓解情绪,结果一条一条过去越发心里越没底。眼看着中午休息时间结束,老段只能压下情绪调整状态准备下午的工作。
好容易挨到晚上从李晨助理那得到确切的消息,老段一直悬着的心才放回去。他看着一直没动静的对话框,估计这会儿那小混蛋得了空也不休息,全在想怎么安慰他。
段奕宏握着手机想了一会儿,点开微信又给李晨发语音,一字一顿语气温柔。发完以后没过多久果然看见那边的回复。
“我知道。晚安,段段。”
老段觉得他今天晚上应该是不会做梦了。
C.
其实听见旁边有人喊时候李晨就知道估计要遭,已经下意识躲却还是没闪过去。看见朋友们担心的脸想着去安慰,隔了几秒尖锐的疼痛才从伤处蔓延开,混着周围人的叫喊声塞进脑袋,闹哄哄的。本来李晨怕进度受影响想简单处理下先录完这个部分再说,被邓超皱眉黑着脸以“你这样老段看见肯定念叨我”为由硬塞进了救护车。
医院里面的消毒水味这么多年就没变过。破伤风针清创一套下来倒没费多少时间,就是伤口有点深,而且因为位置所以必须缝合。
等缝合的时候,李晨好说歹说从助理手里拿回手机。想了想还是先给妈妈打电话。让她从别人嘴里听见受伤的事儿还不如自己先招,好歹能安抚老人让她少乱想点。之后一一回复知道消息来问的朋友们,谢谢大家关心然后再瞎扯两句让他们别太担心。再之后发微博安抚粉丝,估计路透都出来了他们也都是炸锅的状态。
最后才看见老段发过来那十几条消息,被侃为中老年标配头像右角的未读消息红标亮着,本来逼死强迫症的图标现在看来暖乎乎的。头像右边最后一条显示的是“真的没事儿吧?”,李晨正准备点进去回,那边数字一跳,最后一条变成“你看见回我一句,挺担心的,多休息”。看那边明显开始前言不搭后语,估计也是急坏了。正想点开回句话,手机就嗖一下被助理抽走。李晨刚想抢回,小护士就推门进来通知该进手术室。
躺手术台上时候李晨还在想没能回的老段的消息。那人闷,还爱死扛,一直没看见他亲自回的消息心里肯定安不下。
第二次摸到手机已经是傍晚。一看微信,又多了十几条老段的语音消息。李晨点开最上面那条边听边寻思怎么能把事儿说得听起来轻松点,虽然这个点老段肯定已经从助理那知道全过程。
还没想好十几条未读语音就听完了,到后面的连着好几条都是听不清楚的环境噪音,空白的沉默让李晨更不知道跟老段怎么讲。语音就这么慢慢播到十来分钟前的最后一条。几秒的安静后,老段的声音传出来。
他说,你多休息,别费劲吧啦想怎么安慰我情绪。
他说,小心点儿,李晨。你答应过我的。
没源头的委屈就这么铺天盖地涌上来,又迅速被手机里那个有点沙的声音安抚妥帖。两种情绪交织把李晨眼角熏红,鼻尖直发酸眼泪跟着迅速集聚在眼眶里。他吸吸鼻子编辑回复发出去,然后放下手机老老实实开始培养睡意。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