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门时-绿洲

TheMurmuringSalomé:

绿洲






告别芦焱之后时光坐在马上慢慢走在风沙之中,从前他总是在跑,因为不能浪费先生的时间。




“年轻人为什么总是这么没耐心。”门栓曾经这么说过。




现在时光终于慢了下来,对于一个刚刚才出生的人来说,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这么走了一会,周围的空气慢慢变得有些凝滞,下雨前才有的低气压包围着他。时光看见远处有黑压压的云飘过来,像是即将有一场大雨的样子。西北的水比油还要可贵十倍,他想起上次看见这个地方有这么大气势的雨云还是两年之前。




空气中的湿度慢慢增加,水气粘在他的皮肤上,时光依旧漫无目的地走着,然后发现被坐骑带到了之前天外山的某个据点。这匹马是驻守天外山的手下在他再次到来的时候特地找的,模样几乎和他之前那匹一模一样。


人总是在不知道去哪的时候想要回家,马也是一样。




时光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现在屠先生手下肯定全部出动要把他抓回去,他拉着缰绳正打算转向,就看见从据点那边奔出一匹快马,马上的人张着嘴无声的叫嚣着笑着,很快就跑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像没看见他一样从身边掠过,没带起一丝的风。


时光想他自己从没被惊吓到失去行动能力,但是现在却只能艰难的动着嘴唇却无法叫出刚刚看到的那个人的名字。




门栓。




时光本能的跟上去,感觉自己像在梦游,周围的一切模糊不清,只能看见前面那个飞奔的身影。


他们一前一后的跑到了一个高地,他远远的看着门栓下马向早就在那里站着的一个人走过去,那是他自己,从前的时光。




然后时光想起来那场两年前的大雨,那天他在看见窗外的雨云之后就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向着它压来的方向。那时候他只能想到,太久没见过雨水了。




时光走过去,看见门栓扛着枪对自己说话,没有声音,可他会读唇语,而且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还记得他说了什么。


门栓说:“你这个上海佬,在这里见到雨就跟苍蝇见了屎一样。”




粗俗又生动,两个时光都笑了起来,一个不屑,一个悲伤。




“老子现在干燥的能做导火索。你闭嘴。”他找了块光秃秃的石头坐下,看着乌云压过来,几乎是一脸的期待。




门栓也坐下,两个人没话可讲。过了一会门栓问:”时光,你在想什么。“




”在想你为什么不能一直闭着嘴。“他并不很认真的用嫌弃表情瞥了门栓一眼,”像你这样连梦都不会做,死板僵硬的人怎么偏偏话这么多。“




”你怎么知道我不作梦。“




时光一脸又把你绕进去了的表情,”那你说说你的梦是什么。“




门栓完全没有被坑的窘迫,理直气壮地说:”这个把柄太大,不能告诉你。“




时光那时总是这样,越是捧到他鼻子底下的饵他越要无视,耳朵是和所有人的嘴作对的。于是他瞬间就没了兴趣,”别告诉我,肯定毫无想象力,无聊至极。“




此时此刻,时光看着他们,想到那时候门栓拿枪指着自己,说着信仰的时候他才发现门栓不是不会做梦,而是梦的太大,异想天开,发白日梦。




可是他没有骗过自己,不管是关于朋友,还是他那个是个大把柄的梦。


水气越来越重,时光沉默地看着无声交谈地那两个人,觉得被气压搞得有些喘不过来气。开始后悔为什么以前对门栓缺少好奇,他们是朋友,虽然他在最后才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也从来没了解过他的朋友。




那俩人还在像表演默剧一样地动着嘴,然后时光笑着踹了门栓一脚,带起了一些来自两年之前的尘土。




时光走过去,蹲跪在门栓面前。他们这种人除了在绝密的档案上,是不会留下照片的,时光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他看见门栓的脸的机会了,虽然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的脸。




他看着门栓正看着另一个自己,眼角皱起细纹,在微笑。




从前的时光站了起来,他不耐烦于只是坐在这里等了,上马要像那片云冲过去。他骑在马上招呼也没打,看也没看门栓一眼就绝尘而去,因为知道他会跟随。




门栓也站起来,不带苦恼意味地叹了口气,去牵自己的马。然后看着时光冲进乌云的阴影里,他对着时光的背影张嘴,好像要说话。


时光死死盯着他的嘴,承担不起漏掉哪怕一个字。他听见了雷声,来自他的现在,雨就要来了。




他看着门栓随着空气中越来越浓重的水气变得虚幻,然后他看见几乎快要消失的门栓说:“时光,快长大吧。我真的很想和你共享我的梦想。”




雨落在他们的脸上。







====================================


瞎胡扯了一通,一直很喜欢这个梗:在面对自然幻景中一些古代影像出现的现象时,曾有人提出过“自然的石头中可能含有磁性物质,如现代的录像、录音中所需的磁性物质。在一定的自然、天气条件下,可能会出现录制现象,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声音。当然,几年后或几十年、几百年后,在类似的条件下,也会出现播放的可能。但具体机理尚不明确。


在自然影像的重现投影过程里,需要空气中有大密度的水分子,也就是大湿度空气才能像幕布般把投射出的影像光线折射显示出。另外,湿度也是磁颗粒、钛颗粒、石英颗粒与泥土里的多种元素发生化合反应的必要条件之一。 




严格来说湿度只是占比重不大的一个重现因素,但是这又不是科幻文就不那么严谨了哈哈(干笑




这个梗我看别人写过,自己萌别的墙头时候也用过,还是很喜欢。

评论

热度(31)

  1. 共潮生。你的好盆友大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