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阑尾cp】一个脑洞

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那时候只写了个结局。
今天睡不着翻出来想写却发现不知道要怎么写了,存上来看看有朋友没有兴趣拿去写写。
要写的dalao麻烦和我说一声顺便注明出处,爱你们。
灵感一部分来自电影《后天》



2015地球进入第五次冰川期,那之后幸存下来的人们把这之后的年月称为冰川纪
冰川纪354年,当局第“解封计划”第二十批,共发现三千余人,其中解封成功存活,并且完全健康的不到十分之一。很幸运,陈赫是其中之一。
他们在政府的帮助下慢慢融入了社会,尽管过程痛苦艰难,至少也能继续生活了。
陈赫不再是演员,他的新职业和多年前让他走红的那个角色一样——电台深夜节目主播,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节目很受欢迎。
他的节目只有一个目的,为那些和他一样被解封的人提供一个宣泄的出口,只分享回忆中的那些故事和音乐。
因此他变相的见证了许多人的曾经:悲伤的、喜悦的、疯狂的、沉痛的。那些细小的碎片一般的记忆里往往存在一些人,他们也许还能重新睁眼看见世界,也许被时光磨碎成了谁都看不出原样的细小冰屑。除了这些记忆,没有什么能证明他们曾经是这世间鲜活的生命。
陈赫听着这些零零碎碎的他人记忆,终于成了他当年一直想成为的“普通人”。
很多年后,陈赫老了。
在最后一期节目里,他分享了他和z先生的故事——和很多老套的擦肩而过的故事相差无几,他们在最年少轻狂的幸福时光中相遇、成为朋友、彼此陪伴,那中间产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情感彼此了然于心无人戳破,最后各奔东西终究只是彼此的“好兄弟”。



下面是我之前写的结局


看看得了



“⋯⋯这就是我和z先生的全部故事。我们最后一期节目到这里也要结束了。最后给大家分享一首最近被复现的老歌《时光倒回》,这里是拾遗,我是陈赫。祝大家,晚安,好梦。下期不再见。”
像这些年每个晚上都做的那样,说完结束语,关掉话筒,把音乐的滑键推到顶。不过这次陈赫没有立刻摘下耳机,他静静地听着那个这些年只存在在记忆里的声音。
陈赫一直觉得声如其人: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声音。这话放在郑恺身上尤为合适——他有男人的胸怀担当,也有少年的义气冲动,是陈赫一直爱着的样子。
音乐停了,陈赫关掉调控台把调钮滑键都归位、耳机放回架子上,在夜间录音室昏暗的灯光里坐了一会儿,起身。
走到街上的时候,陈赫觉得有些冷,夏季空气里满是冬日才有的刺骨寒意。

他把裹在颈间的围巾往上拉了拉,半张脸彻底陷进柔软的人造纤维织物中,越发看不清表情。

目之所及一片纯净剔透,和多年前他走出疗养院所看见的并无差别,一样漂亮的仿佛身处不知名的仙境。
陈赫的身边
也还是一样
没有郑恺。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