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在几个月前就说要写长评,结果拖到现在害梦er各种兴奋忙得晕头还要记得催催,这是我的锅。不过我一定要为自己辩解一下,原因其实简单的要死,我害怕,害怕写出来的评论配不上这样的文字。不过今天是圣诞夜,许个愿希望写出来的乱七八糟的长评能够衬上这样的文字吧。@柠子 
废话说完了,下面正文。







梦醒荒唐,有迹难寻
评《好时光》
一直很喜欢梦er的文风,流畅细腻、真实却柔软,所有的用词描写修饰都恰到好处,没有一味的为了漂亮而堆砌华丽的词藻,也没有为了文章效果故意用夸张的故事吸引别人,就只是平淡的叙述,简单的感受,安静的诉说。之于我,这样的故事才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发生在人物身上的的事情在现实中每个人身边都发生千百遍,想传达的概念也是世界上千千万万个事实道理中最普通的那些,优点就在它们和我们离得很近。
讲故事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看故事的人懂得。懂得道理也好明白事实也好,只要能在看故事的时候获得一些东西,那么我觉得这个故事就是很棒的一个故事。而《好时光》做到了这点,虽然不是很完美,但也已经非常好。
就不从写作手法的角度评论了,一是不专业我本就对这方面一知半解,二来我不想这个长评看起来像是在做语文的大阅读。
就说说故事给我的感觉。
整个故事几乎没有出现“xx想”或者“xx很焦急很难受”这样太过简单毫无修饰的句子,所以整篇文章看起来会很美,这样的美只有在作者精心讲想表达的东西放进不甚相关的字句而读者也跟着仔细发掘品味之后才能切实感觉到。聪明用心的作者都会“藏”,把想表达的意思藏进人物所在的情景之中,而读者找的过程就是和作者交流的过程,这样的交流对于两方都有大益。
故事很简单,概括起来无非就是郑恺拍戏出意外陈赫相伴左右,郑恺醒后暂时失忆陈赫继续陪在他身边,这些难得空闲但是并不轻松的时刻陈赫再次反复回忆他们的过往,几句话的故事但是在梦er笔下却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文里反复提到梦。我们一生里总会有一些经历美好到不真实的仿若梦境,也总会有一些事情糟糕到我们不愿接受宁愿它们是个噩梦。美好之事就像是陈赫和郑恺热烈爱着的那些日月片段;糟糕之事就如依然还爱着郑恺的陈赫看见爱人躺在病床上生死不明,但是这些事情都会成为过往,像是那些没有在我们脑海里留下什么痕迹的日日夜夜,不论再怎么刻骨铭心也都会淡去,最后成了心里柔软的一角或是心上一个看不清痕迹的伤疤。
在后半段的一段回忆插叙里,提到了郑恺对于化妆的执着追求,而在后面又写厚重的妆容仿佛面具。在我看来这个“妆容”是长大。我们都有渴望着长大成人顶天立地的时日,真的到了长大的时候却发现“长大”是在真实的自我和残酷的现实之间筑起一堵高墙。这高墙把容易受伤的自己和外界隔开,也隔出了我们和心爱之人的距离,所以才需要交谈见面拥抱亲吻甚至是做爱来确认彼此安慰彼此,来拉近两颗心的距离。而当这些能拉近距离的活动因为没有时间所以越来越少直至没有,两颗心有怎么能越过高墙互相温暖确认存在呢?所以最后连陈赫自己都想:可他好像明明还爱他的。好像,明明,这样的用词再无笃定只留无奈。
其实我们的一生其实都在学习告别,告别心爱的玩具、告别同窗的同学、告别曾经的爱人、告别疼我们的亲人、告别陪伴我们的朋友,不管多么不舍多么不解多么难过,我们总是要告别,在这样大大小小的告别里,我们无奈、我们挣扎、我们明悟、我们释怀、我们成长。最后所有的刻骨铭心都淡成午夜寂静时分的一个残梦,醒后可能记得也可能忘却,就算记得也无济于事,谁都无法改变既定结局,也难以寻回航海途中掉下船的一颗珍珠。人类发明了无数东西留住过往,照片、留声机、录影…到最后不会遗失的也只有我们的记忆,可记忆又能算得了什么呢?不过只是在回想时候的一句“那可真是段好时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