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箭士柳白猿》观影记录

利昂子:



(剧透,慎入)


先来介绍一下本片。


得了失心疯的双喜,以纸人附上本名,代替“旧我”在寺修行。本人则跳墙出去寻找“新我”。结果遇见他的师父(老柳白猿),并受下“柳白猿”此名。在跟师父学艺的同时他还受下此名所带来的附加责任——成为一个主持武行公义的仲裁者。凡名柳白猿者,皆为武行仲裁人。于是双喜替代他师父,成为新一任柳白猿。




简单来讲,本片所讲即双喜成为“柳白猿”又脱离“柳白猿”,故事的终结是世上再无“柳白猿”。日本茶道鼻祖千利休的短歌中曾提到过【守破离】这个概念,若以此诠释本片,那么:


——守。


即尊听师父教诲,无我即是守。守形。


离开姐姐后和师父学习,师父去世后代替师父作为柳白猿,作为仲裁者的他,所做即守。


——破。


即破除内心的杂念、心魔。


打破至今所学,试行错误找独创性。


这个破非指外形(武学造诣)上破除,而是从内部破除无形的障碍。


——离。


即止。开创新的篇章。


离开师父,离开“柳白猿”,走自己的路。


————————————————————————————————


以下是对此剧中出现的人物,做的简单解析,大家随便看看。


本片出现的主要人物如下:柳白猿(双喜),师父(老柳白猿)、姐姐、白胡子、杨老板、白胡子的徒弟、女混血,月牙红。




-老柳白猿


在得到新名字后,柳白猿(双喜)开始和老柳白猿学艺。这师徒俩的戏是以穿插回忆的方式来呈现。或许有人会觉得呈现方式比较莫名,但实际上回忆的穿插都是有根有据的(下面文字里会提到一些,这里就不系统说明了。)


以下是柳白猿与他师父的回忆。本片是以【所学】来呈现师徒二人的过去。


老柳白猿教他——


1、左脚对准目标。


这幕镜头转换得挺好,镜头从男主角一只脚轻敲火盆——到铜锣声响,箭击悬锣。老柳白猿指出,柳白猿的脚没有对准树,说他此为畏惧。然后镜头又切回当下,柳白猿的脚没有对着迎面而来的月牙红。这部分没有明白的言语,画面一闪而过,未作过多停留,但意味如何,不言而喻。


忽略了这部分的观众在看完可能会表示迷茫——柳白猿喜欢月牙红?见了两面就爱上了?




实则,柳白猿遇见这个女人的第一天就意识到自己脚没对着她。回忆说明这种行为,是畏惧。他的畏惧来自过往对女人的固见。这是昔日赤身裸体的姐姐带给他的痼疾。柳白猿对月牙红一开始便矮了一头,一开始就输了。爱的最初形态不就是“心动”?无论是让人喜欢或让人畏惧,只要触动人心、使其在意,那目的就成了。




2、头对准贴画。


影片中有张脸部有条斜杠的红色贴画。这个我没看太懂(那段台词出现的时候没注意,现在实在想不起了。)以下仅是猜测:


在进行举箭拉弓这个动作时,弓弦贴脸。(正确的开弓姿势是拉弦的手贴下巴,弓弦分别接触鼻尖、嘴唇以及下颚。)弓弦贴脸这动作,叫【靠位】,是瞄准的“前置动作”。是为了保证让箭以相同的条件射出。




——人面贴画上那一条斜线,或许就是意味着那条张开的弓弦。师父留下贴画,该是让柳白猿时刻自省,为达到正视目标(瞄准),而保持这个【靠位】姿势。只有这样,“箭”才可瞄准,并以相同的条件射出。





3、睡床下。


行在江湖,身为仲裁者,时刻警觉是必要的。


4、削剑。


镜头闪过不过几秒,师父也就说了一句话而已。这部分估计许多人都忽略了,忽略了这里,之后削梨那一幕估计就会产生误解。


一开始柳白猿削梨削得极好。后来出现了师父让柳白猿削箭的回忆,师父说箭削得直,就不会乱(后面这句我不肯定,但大意差不多)。


——然而到了再后来,柳白猿面对抱他的月牙红连梨都削不好了。心,也就乱了。


5、未授之事。


师父教了柳白猿射出箭,没有教他射回箭。


离弦箭出,哪儿有回的道理。但人非箭,人能回头。这一点柳白猿到底是自行得悟了。






-混血女


等学完技艺,老柳白猿谢世,柳白猿正式登场。


首先故事讲明,这个江湖新人如何服众。


仅以四支弓箭,一张空弓。


——四箭不同时发出,但射出后观其入木程度,力道均一无差,可见其能为。


——拉弓所用腰力臂力,均是打斗时讲究之处。能将空弓拉得如此,不比较量也知非易于之辈。


接下来混血女登场了。



很多人觉得这个角色完全是来打酱油的,其实不然。若没了她故事就不成了。这角色的作用,是为牵引。非得由她牵引柳白猿入接下来的局不可。


混血女趁柳白猿酒醉,与他赤身同床,想骗他帮自己杀【白胡子】。至于杀白胡子的理由,大概是报仇什么的。(不记得了)


总结了下观众对混血女疑问:


1、为什么混血女要杀白胡子?


在剧中此女和白胡子的徒弟是一伙人,但从后面剧情可知,白胡子的徒弟和白胡子并无深仇大恨,立场不同而已。(他师父辅佐一个【前军阀】,他却跟了另一个军阀。)所以当徒弟的并无意弑师,但混血女却想要白胡子的命。于是她找来柳白猿。由此和柳白猿关系越发亲密。




2、柳白猿为什么在一度离开后又返回来找混血女?混血女为什么和柳白猿开房,这就喜欢他了?


混血女一开始拜托柳白猿,而柳白猿因与她同床一事多少有点迷障(镜头几次转换到姐姐被强暴后的赤身裸体。)于是他告诉混血女,可以帮忙。(但实地探查之后,他决定不蹚浑水。这并非怕了白胡子,而是因为下意识想要疏远(由月牙红引起的)心魔。)




*这里插一句:从这种果断抽身的行为,可见得柳白猿此人性情。他可能会因为和混血女同床过,心软想要施与恩惠,但绝不过度。他不会因为是女人就破坏自己的准则。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在遇见月牙红之前,他可以当一个正常的仲裁人。相比混血女,月牙红触及了柳白猿的痼疾,所以面对她,柳白猿的准则无效。


 一度离开后,柳白猿回来找混血女,是因为他在头一次离开后,主持公道的时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往昔的【四支箭】,于是他尝试用近身相搏的办法来说服众人。但是打到一半,他放弃了。


于是他找到混血女,女人开了一间房,说房子只有一间,她打算和他睡。意思清明——她打算用身体还情。


柳白猿拒绝。混血女不服,和他打。柳白猿赢了,明言告诉她自己回头的理由:


——如果不打败那个人,“我做不回柳白猿。”并直言:“我是为了我自己。”


看网上不少观众评论这段,说柳白猿是因为不喜欢混血女,才拒绝。


——哪里是不喜欢!是完全、压根儿就没搁心上!




先前说了,月牙红以“畏惧”触动柳白猿,是因为柳白猿早年的心魔。而身为仲裁者的他,又哪是人人都能触动的?若不做到心如止水,他如何射出那齐平的【四支箭】?如何自称柳白猿?




3、柳白猿手筋到底断没断?。


没。事后在孤儿院比武,混血女一开始还担心柳白猿用力过度会把原本未断即断的手筋震坏,这时柳白猿便解释:自己从不用手力拉弓,而是用臂力。——而当下他又一番动作示意。在和混血女打斗的时所用也非手力,而是臂力。所以手筋无事。




-杨老板


以前大概是个军阀,后来下野了(隐退。)但是白胡子的徒弟跟了另外一个军阀,那军阀要杨的命。于是师徒站在了对立面。(尽管如此,师徒二人并无深仇大恨。这点深得我心。唔,从哈利波特开始,宝宝最怕看老爷爷死的剧情了~)


————————————————————


下面几个角色,都以解决疑问的形势来解析。





 -月牙红


1、为什么要二十/十五个苹果而不要梨、或者其他水果?


不知道吧,猜测是苹果寓意平安。


找个男人过日子,将来也得求个平平安安才行啊~






2、结局月牙红和白胡子走了。那么她对柳白猿到底是几个意思?


对白里讲得很明白了:


——月牙红拿着金条,对柳白猿说:【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以后你就是我男人了。】


——真相大白时,月牙红一身贵妇妆容,对柳白猿说:【从这屋里出去的人是我丈夫,我十四岁跟了他。】还说:【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我的命换杨老板的命,值了。动手吧。】


丈夫和男人——有多大区别就不多说了,大家自行感受一下。





-白胡子


1、白胡子和徒弟究竟怎么回事?


这是第三次说了,师徒二人没有深仇大恨。徒弟不想要师父的命,师父也不想要徒弟的。这就是为什么白胡子和徒弟一战后,徒弟输了,他却当徒弟面,不惜把老祖宗的枪法好生又给演示了一番。




2、这世上香的水果那么多,为啥偏是梨子?


撒~不知道。


大概是暗喻?!


一树梨花……压、海、棠?!




3、月牙红对于白胡子究竟意味着什么?


白胡子说,“这十年,你就是个帮忙的。”——此话,实则不假。


且不提行武之人该不该近女色,白胡子一心都在自我理想上。过去是成为伟人,后来是辅佐伟人。男人嘛,没点抱负咋行。




白胡子之所以把月牙红的生死交到柳白猿手上,剧中说了是因为他只有七成把握打败对方,而辅佐杨老板是他的理想,他还需要守着这个人,所以他不能冒险。




或许白胡子看来自己辅佐杨老板,为杨老板所用。那么自己的女人也该如此,所以用她的命去保全杨老板,理所应当。


以上可见,在白胡子的人生理想面前,女人得往后排。


——但并不说明白胡子没对月牙红全无情义。




由两处可见:


A、当柳白猿从月牙红房间出来,下楼时白胡子把手中梨去核,一块儿朝柳白猿掷去。


不知道寓意是什么,猜测是:去核、离核——离和。


当时白胡子对柳白猿很不客气。对白记不清了,大意是:如果不是得守住杨老板,他绝不会轻饶柳白猿。




B、故事后期,白胡子为替月牙红找回柳白猿,甚至踢馆寻人。


而月牙红到底也没辜负白胡子。故事最后她放弃了柳白猿决定和白胡子走。


这两人,彼此都仁至义尽。


说完全没感情?




咋!可!能!~





 -柳白猿


1,为什么反复跳回昔日赤身裸体的姐姐的画面?


彼时柳白猿眼睁睁看到自己姐姐被人强暴却无能为力,而当初在他跳墙出寺前,姐姐曾让他找到名字后就回来,柳白猿却背着断腿的老柳白猿一去不回。(故事后期有提,柳白猿离开家乡多年,一直没回去。姐姐嫁人与否他都一概不知。)


【无能为力】和【逃避】的结果是,生成心魔,并在无意识中加深为痼疾。




2、有一幕白胡子去庙中把写有双喜的纸人打得之支离破碎,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幕大概发生在观察白胡子一阵子后,柳白猿拒绝混血女的拜托这一段时间里。


而故事后期柳白猿回到寺庙,可那个名为双喜的纸人分明就完好无缺。——所以先前那幕,应该是因为那时的柳白猿认为自己斗不过白胡子,故得此梦,迷障了。




3、为什么说“或许姐姐不曾存在,而是菩萨的点化。”


以下只是本人的理解:


柳白猿所说的不存在是指,这件事情姐姐本人或许早已放下了。背负此事多年,还耿耿于怀的只是他而已。在故事一开始,柳白猿离开寺庙时姐姐就说了,让他找到新名字后立刻回来。但柳白猿没回去。他不敢。同时他认为,当初赤身裸体时冲他大喊的姐姐一直在内心责怪他,是故不敢回去,也没有颜面回去。


可他眼下彻悟,他想或许那个他所以为的【责怪他的姐姐】根本不曾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姐姐离开了这里,嫁了别人。甚至没有一点音讯。


她放下了,展开了新的生活。


至少,在镜头频频转换的、柳白猿的幻想里是如此。






4、为什么不杀地主,只是用箭射穿了腋下衣服?


首先,“柳白猿”是仲裁者。他得以冷淡、客观来看待事情。


再者,一直以来,此事中柳白猿最想责怪的人是他自己,而非地主。于柳白猿而言,他和地主同样可恨,他们都伤害了姐姐。所以即便要有人来施行报复,也不该是他。姐姐才有资格。


————————————————————————



 ——世上再无柳白猿。


故事以失心疯换名开头,以此名绝迹结尾,也算有始有终。


从影院走回家的路上仔细一番回味,只觉片中对白再不能多了,该说的都说了,话再多些就破坏美感了,留点余地引人回味这样挺好的。




观影结束,对全片印象挺疏淡。相比娱乐氛围充足的快餐片,编剧竭尽所能地精简对白,力求用最少的言语达到传神的目的——这做起来并不容易,而实际出来效果也不算特别好,观众给予的反馈……7.8分。要我说吧,没有觉得好到堪称佳片想要二刷,可也不至像一些人数落得那般不值一看。能让我在回家路上尽情回味也算打发了闲暇。这张电影票买得吧,其实挺值~






影片末处,由独脚离去的柳白猿想起了苏轼那首《定风波》。


行到守破离最后一步的柳白猿,不正是: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箭不能回头,人可以。




【完】

评论

热度(22)

  1. 共潮生。sph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