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段晨】失眠

眠卿:

*无意义小短篇


*糖


 


已经是深夜,透过窗户往外看,对面楼房的灯光都早已归于沉寂,楼下街边的路灯却是顾自亮着,全然不似这个因炎热而躁动不已的夏夜。


也是未必。


李辰在黑夜里眨眨眼睛,痛苦又无奈地再次翻个身。翻来覆去好久实在是睡不着,可他又不得不把动作尽量地放轻一些,免得吵醒了身边安稳沉睡的人。


老段早已经睡熟,挨着床沿上那一点点银白色的月光仰面躺着,蜷着一条腿,身上的棉布汗衫卷起来一些,随意到毫无防备的模样。


 


躺了那么久又睡意全无,李辰觉得脑子里钝钝的晕眩,索性翻个身趴在床板上,用胳膊肘把自己支起来。他垂着脑袋叹口气,抬起头晃晃,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灯光或者是别的什么光,凑过去看他的老段。


很特别很凌厉的脸型,高挺的鼻梁带着些勾人的弧度。老段看起来睡得安稳,厚厚的双唇无意识地张开,李辰曾经一遍遍吻过,是很柔软的触觉,那些时候老段故意不刮干净的胡渣就蹭得他微微的发痒。


还有那双眼睛。


他一直觉得老段的眼睛特别好看,深沉纯正的黑色,目光总是那样的温柔和深情,深邃又神秘得像是海平面下几百米的大海,而对于李辰而言,或许更像是无可逃离的黑洞。他只恨自己不能坠进老段眼中的深海,就在那里永生永世永无止境地沉沦直至溺亡。


他心甘情愿。


李辰就想不明白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觉得老段不帅。


 


他在夏夜的沉闷夜色里带着点难以抑制的躁动,像初恋的女孩子一样隐秘而窃喜,小心翼翼地用目光一遍遍描摹恋人的容颜。


李辰带着点小小的得意和骄傲。你看,这么这么好的老段,他是我的人。然后他很轻声地笑出来,却见着老段睁了眼睛,眼里有些细细碎碎的亮光,是他最熟悉的那种温柔到宠溺的神情。


李辰心里立马漏跳一拍,有种突然被抓包的心虚,又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战栗,一直晃悠晃悠的两条小腿也立马在半空定住。


老段刚睡醒的声音带点鼻音,沙沙的软软的,问睡不着呀?


李辰故意有点委屈又有点可怜巴巴地眨巴着眼睛点头,把脑袋凑在老段肩膀上撒娇一样蹭啊蹭。


老段在他耳边用气声很轻很轻地笑,手底下从李辰的肩头一路下滑,在裸露的大腿上摸到一手隐约的汗意。他于是缩了一下,看老段半是摸索地在床头柜上按下空调遥控器。


挂在墙上的空调在嘀的一声之后开始呼呼地往外送风,老段揉揉李辰的脑袋翻身起来去关门关窗,把窗外原先似有似无聒噪不休的蝉鸣隔在外面。在月光底下的夜色变得又轻又薄,李辰索性也坐起来看着老段的影子在黑暗和光亮里头晃来晃去。


 


李辰贪凉,仗着自己比老段小个几岁常年占据空调直吹的半边床铺。这会儿出着汗又冷不丁吹了冷风,他不由得结结实实打出一个喷嚏,紧接着就被老段隔着软软的毛巾毯从背后抱了个满怀。


他就势卷着毯子转个身滚进老段怀里把人扑倒在床上,压着老段肉麻兮兮地啃说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啊。


老段推一下没推开,掐着他腰侧细细碎碎地挠痒。等李辰哈哈大笑倒在一旁就被老段拿毛巾毯严严实实裹成个春卷,又像个毛毛虫似的扭啊扭地求饶。


 


等到终于闹够,李辰扎进老段怀里,终于有点模模糊糊的睡意。


凉快下来之后空调风打在身上多少有些凉飕飕的意思。老段搂着李辰把他往自己这边又带了带,怀里的人迷迷糊糊往他身上蹭,发出几声无意义的哼哼。


好几个小时的翻来覆去之后,李辰终于睡熟,均匀绵长的呼吸软软地打在老段脖子上,痒嗖嗖麻酥酥的。


老段在黑夜里眨眨眼睛。


好像……要失眠。


 


-FIN-

评论

热度(38)

  1. 共潮生。眠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