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士兵团长AU] [师团烦/伍史/袁哲] 泡泡宇宙 end

孤鸿影灭:

7.


 


返程也如同去程一般顺利,与基地进行对接然后飞船顺利入港,通信顺畅从未出现阻滞。


走下飞船的时候龙文章并没有往常任务完成后一般的轻松,而孟烦了满脑子都是上一次任务结束后被蒙在鼓里直到被人告知自己已然失联超过二十四小时的事实的记忆。


孟烦了跟在自己的长官身后。


可一切正常得令人感觉不出一丝异样。


 


龙文章和孟烦了在走出舱室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他们的,已经在基地内部泊好的飞船。


沉默良久。


“妈的,”龙文章突然低低地骂了一句,“谁能知道真相呢?”他呼出一口气。摸了摸船身。


“也许我们都不是我们了。”孟烦了笑着,恨不得为他补充更多的负面情绪,“这不是回来了吗。”


龙文章走了几步,突然皱了皱眉。“不是的。”顿了一顿后,龙文章自己也失笑,“感觉不对。”


孟烦了看着他。“队长您……心理作用?”自己也有些迟疑。


——谁又还能相信这个宇宙?


龙文章并没有反驳。


孟烦了表情慢慢收敛,直到龙文章的沉默超过往常。然后孟烦了变成愕然。


“你的意思是说,也许我们已经消失了——在另一个宇宙里。但我们现在活着,这个宇宙的一切,都是另一个可能性,也没有人会发现异样。”孟烦了缓缓道。


龙文章抬头看着他,张口有些话想说,但是没有办法说出口。然后半晌,突然笑的像哭的样子,“……可怜了虞啸卿。”


 


孟烦了是对的。


即便真的有什么改变了,他们也有可能是全无知觉的。


 


灵魂如果有共振。那相同的灵魂湮灭时泡泡爆裂的响声,可能是唯一的答案。


 


“别想了,你会逼疯自己的。”孟烦了注视着自己的长官,那历经演习与生死都一丝不乱,然而此刻却闪动不定的双眼。


龙文章终于转开了目光。


“走吧,烦啦。”


孟烦了皱了皱眉,不知道最后这句是在叫他,还是在说龙文章自己已经厌烦了。


 


毕竟这世上不可能有人给出答案。


 


但他们还是收拾行装,走进了那熟悉又可能陌生的一切。孟烦了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昔我往矣。


 


“欢迎回来。”虞啸卿的声音出现在他们的通讯频道里。


孟烦了和龙文章嘴角松弛了一下,仿佛真正放松了下来。


 


 


 


8.


 


吴哲醒来的时候觉得一切都一样但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一刻是早晨7点。


但是他并没有看到那个预定好了位置照射进来的阳光。季节变了,可是窗外的行道树并非一直刻印在脑海里模样。


吴哲立刻完全清醒,清醒得恨不得开心地在床上蹦出两个空翻。


他知道。他逃脱了。


 


从他苏醒后闻到的第一缕空气开始,他就明白自己得到了新生。


——因为他再也感受不到,被“未来”、被“宇宙的记忆”禁锢的窒息感了。


一切都是新的。


 


吴哲打开电脑,书写着自己所经历的所有故事。直至盛日西堕,直至繁星满天,直至曙光初现。他的解脱像是灵魂终于挣脱牢笼,他的唯一幸福只在于得以驰骋于普通人的寻常生活。群星下坠,而他得以飞升。


他关上电脑的时候,已然不知过了多久。


无论如何,他是感谢袁朗的。虽然袁家本身只是漫长岁月里的一大奸商,他们从没有做过什么,他们只是知晓了那个特殊的时空节点的位置,掌握了“泡泡”之间那个平面的秘密、甚至掌握了它的移动。吴哲想象着平行宇宙之间的连接点,是以怎样的形式存在。宇宙原初的记忆,赋予他通晓未来的能力,并没有赋予他改创宇宙之能。


毕竟世界上不存在可能性算法。因为并非是有可能性的存在而产生宇宙,是由于宇宙存在,所以才产生如此多的可能。


 


这个宇宙之宇宙中,只有世界算法。


 


然而他并不知道袁朗用了什么法子将他送进这个他不能够知晓过去、现在、未来的地方,这个连他自己都不可能知道的经历,这个地点只可能存在于——


宇宙之外。


吴哲想到这点的时候,涌上来的喜悦逐渐地收敛。


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宇宙之外的地方,何况他,还有其他宇宙许许多多吴哲这样的“宇宙的记忆”,如果离开现存的宇宙,那么引起的影响将是不可估量的。


为什么他感受不到任何时间的流动。


万一……所有人都来到了同一个地方——


 


袁朗到底在搞什么鬼?!


 


 


 


9.


 


所有“玩具”呈液态搅拌在一起。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一回,“使者”将做什么。


无意义的图案和形状在他世界视角是立体的,或者是线条的,无论如何,取决于他世界的看法。


上一次使者做的玩具千篇一律,使者觉得单调。反而要复杂些才好。但是复杂过多的玩具搭在一起容易坏。这一次不知为什么,很快都坏得差不多了,几乎不用搅拌就可以变回原材料。


索性加快一些吧。


下一次的玩具,不如简单一些。


 


“神是全知。”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以他能够收取的方式到达鼓膜。


 


伏着的袁朗似乎在虚空中脱掉了所有力气,在那句他能够听懂的话之后,他的意识瑟缩了一下,因这无形却有形的空间的强大与这世界的匪夷所思,他以他无法想象的形态游离在这个就不能算作空间的地方。


“使者知道。他知道是你每一次运用你可笑的算法,来消弭其他世界的可能性,毁灭使者的玩具。这一次也是。”


那声音带着冷意,却毫无感情,在他的脑海里共振。


袁朗那已经预料到在劫难逃的神经元细胞还来不及反应传送信息的下一刹那,光速移动的电波都已经被吞噬,陷入了无边的寂静。


 


宇宙之外,宇宙之内,再无宇宙。


 


 


 


10.


 


吴哲想到要出去走走的时候,正是正午。


他从这里踱步出去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直到他转过空荡的午后街角,看到第一个和自己身形相仿的人。那个人走近的时候,吴哲心跳如擂鼓一般逐渐加强力度。


直到完全看清。吴哲脚下有些不稳,对方的目光里也充满惊疑。


 


那是吴哲自己。


 


整个宇宙背景焕发出坍缩之前的无穷的生机和色彩斑斓的光线。


吴哲没有开口,背后传来更多杂乱的脚步。他的预兆从未如此般前所未有的强烈,好像不同的碎片即将归拢合在一起回归原初。


然后他转过身,看到了更多的自己。那些眼睛,带着不同宇宙的记忆的沧桑的、经历过短暂的自以为重获新生的欣喜的眼睛。布满了惊惧,和背负与自身不相称重压的疲惫。


宇宙的宇宙已经达到了超饱和状态,所有“宇宙的记忆”组合在了一起,进行重新的排列组合。


所有宇宙的奇点全部重合。


 


这就是袁朗想到的,消灭神的办法。


 


 


11.


 


小女孩蹲在水洼边,看着最后一个泡泡悠闲地浮在水面。


颜色变换之间映出女孩稚嫩的脸庞,缓缓变换成为黯淡的黄白色,最终越来越稀薄。


最后的承载过所有泡泡形状的肥皂水全部汇集起来,终于在炸裂中泡泡变成了一些细碎的水滴。汇在水洼中的肥皂水回归了最初的样子,不过是水洼的一部分,难看的闪着光与记忆的水迹。


女孩的眼中一丝失望闪过,她伸手戳破了泡泡。


下一秒无边无际的黑暗兜头泼了下来,万物失去了声响。


 


 


 


    12.


 


这次一定要简单一些。


“使者”想着,将这一次的玩具造成了唯一的形状与颜色。


液态的“他”世界,时光与物质在塑形中被唤醒,并赋予意义。


元初混沌,这一次,一生一。重新轮回。


只有一。


 


吴哲在寂静的新世界里睁开双眼。从最开始就看到了最后。孤独由他背负。


崭新的唯一的肥皂泡离爆炸还远,它圆润光滑完美无缺,没有扭曲与畸形的平面。


寂静里并非空无一物,曾无一物的时光与物质在液态漫长的塑形里被无数灵魂附着。在宽阔的蜿蜒的玩具材料里,未造成的世界仍是虚无,造成的他世界是独一无二的他世界。


 


使者收拾起东西。这一个玩具应当能维持一些时日。


 


疲惫重新布满了元初的这个唯一的吴哲的两眼,仿佛从一开始就看见了世界的最初和最后的终局。


 


 


13.


 


漫长的洪荒岁月又一次沿着宇宙年轮独一无二地行走一遍。


 


船身掠过月面的时候在大大小小的环形山间投下一小块移动的黑影,月面在这个距离看的时候并非地球所见一般光洁无暇一片,深浅坑洼皆有。黑色的小点时隐时现,仿若是一条游走于月海的蝌蚪。


“这次还顺利?”


孟烦了刚换掉轻便宇航服走出衣帽舱,随着这道意味不明带着笑的声线,冷不防就遭受了来自侧后方的一记重击。满脸黑线的回头正对上长官笑得难看的脸。


 


 


地球上某处小间店面,店名偿香司。


店里有售化妆品,店主又兼着做当铺的行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由是凑了个文艺店名。


但是现如今这样的生意难以维持生计,店主袁朗数着裤兜里的零票过着紧巴巴的日子。


 


 


史今坐在操场边,看着小女孩吹出泡泡,一个接一个,映着不同的景致,随风飘浮落入草丛、树尖、碎在掌中,唯一有一个,落到了未干的雨水积成的水洼中。完美地存在了许久。不一会儿一个高个的青年拍着篮球砸在水洼里,溅出来的水渍到了史今的裤腿上,那高个青年下一秒就重重挨了篮球一下。


“无不无聊?”史今皱眉揉着后脑,捡起球来狠劲摔到来人身上,伍六一踉跄着接住。


 


 


世界还能怎样呢,连时间到最后都要归于虚无。


 


 


毕竟一切守恒,宇宙与人的生世,亦然。


答案总会有的。


吴哲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放下了笔。


 


 


这个泡泡,可要存久一些啊。


 


 


 


END


 


 

评论

热度(21)

  1. 共潮生。孤鸿影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