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

禁忌越深重,我们就越快乐。

【伊谷春×曹斌/片段】

看有人拉这个,忽然就想起来法不容情跟法外有情两句
摸个废话流水账段子
扰tag致歉























曹斌去喝酒。
酒劲儿上头以后,眼里的世界跟上了层塑料纸一样开始模糊,光线晕开涂满视野。曹斌忽然就想起来伊谷春,那个破了重案可一点儿不见高兴的师兄。
他靠在椅子上掏手机开始翻通讯录,找着白屏黑字的伊谷春点上去,拨出。
电话通了。那边伊谷春声音听着劈岔,好像是被烟浸了几个通宵。曹斌听见伊谷春带着笑意问他:“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他没回答,沉默几秒数自己呼吸。伊谷春就换了语气认真又问:“出什么事儿了?”
曹斌听见自己声音从酒精里挣扎出来,说:“师兄,”嘴里蹦出来的句子像是在问伊谷春,又像在问他自己。“你那会儿破了大案,怎么不高兴啊?”
他听见伊谷春呼吸一滞,没有回答。曹斌指挥着胳膊不太麻利从兜里掏烟点上,深吸一口呵呵笑几声,又说:“师兄,法不容情。”
曹斌觉得他听见电话那边衣料摩擦的声音,然后是打火机点火的声音,“咔”一声,伴随着干燥烟草燃烧的细微声响。然后他听见伊谷春沙哑低沉的声音,像在回答问题,也像自己跟自己确认答案,他说:“法外有情。”

评论(1)

热度(38)